主页 > N生活人 >我看台语片:两种台语,两个台湾 >



我看台语片:两种台语,两个台湾


日前,猪哥亮、陈亚兰主持的电视综艺节目《万秀猪王》,因遭投诉有「性暗示」也就是开黄腔,国家通讯传播委员会处以新台币60万元罚金。有评论指出,以公权力禁止别人公开谈论性议题,代表政府对此议题的「保守落后」,也展现了封建时期的「家长心态」。

我看台语片:两种台语,两个台湾

其实,「保守落后」的,「家长心态」的,不只是政府与公权力而已,而是整个主流社会,包括台语族群内部长期在「国语」规约训令下成长的世代,对于台语文化与表现形式的一种「保守」、「家长」的态度。

举一例,猪哥亮主演的创造4亿多票房的新台语片代表作《大尾鲈鳗》,一些最强烈的责难,来自「求好心切」的台派圈子,痛批其低俗下流、作践台语、消费本土云云,对1970年代以来长期游走于党政军控制下老三台之外插科打诨的猪式秀场台语风格,有一种耻与为伍的羞愤心情。

台语,怎幺可以这幺low?这幺low的台语,怎幺可以这幺红?

1980、90年代,我在高速公路长途客运巴士上观赏猪哥亮歌厅秀录影带,开心笑笑之余,一直到猪哥亮跃上小银幕大银幕,还是不停开心笑笑,那份欠缺的耻感,究竟遗落何方?

最近,一位台语人学者跟我定义的两种台语风格,提供了某种解答。这位南部大学的教授说,台语有人讲得自然土直,有人讲得很激屎(kek-sái),即摆架子、装模做样。相对于激屎台语人,自然土直台语人看到猪歌亮歌厅秀和《大尾鲈鳗》,大概就是开心笑笑,笑骂随人吧!

台语风格可以二分,其外延的政治意义是,台语族群蓝绿倾向和投票行为同样可以二分。相对于原住民族、外省族群和客家族群明显偏蓝的政党支持倾向,台湾最大族群台语人蓝绿支持的五五波传统,造成了中国国民党在台无可撼动的结构优势。

过蓝的台湾与不够绿的台湾,两者对立,势不可挡。

过蓝的结构优势,相当程度就是在台「国语」主流文化强势发展与从属的台语圈「求好心切」习性的淋漓展现,两者共同语言就是要排除「低俗」骚动,寻求语言共同的稳定与高尚。

这就好比,当年看不惯海角热的评论者,有其自成一派的「海角七号不代表国片复甦」的看法。这种看法翻译一下,就是「要复甦也不是靠这种片来复甦」的意思。相较于满口台语的《海角七号》,那些高级文化人喜欢的是同时期上映走新电影文艺风格的《囧男孩》,他们大叹《海角七号》抢走了观众,而其实如果不是海角热一体垫高了台片票房,没有海角吹起的台片风,以《囧男孩》的小品电影格局,能不能缔造突出的全台3千万票房,是很可以怀疑的。

全台百万观众爱看《海角七号》里乐团杂牌军打打闹闹插科打诨,为两段时空恋情陶醉沉迷,继其兴起的新台语片也展现毫不含糊的在地语言风华,以及拥抱常民娱乐的魅力,却老是被高级文化人识为廉价流俗看衰小。

高级文化人的主流贬台价值固然祸害居首,然而已半数驯化的台语族群惯于自缩自贬,这才是台湾在地固有文化积弱残喘的关键。在本土国族意识的浸染与宣扬上,5年以来从《海角七号》一直到《总舖师》等新台语片,比起台湾人长期持续焦虑恍惚的台湾身份认同,走得更早、更深、更远,来自日常生活的点滴长流,超脱了低不低俗的形象考量。

表现出对主流「国语」社会美学霸权的抵抗姿态。显现出台湾人对国族未来的集体焦虑向往。



上一篇:
下一篇: